首页 > 最新小说 > 获救后想喝可乐男孩讲述废墟下80小时

圣者图希克


广场舞视频大全

(此文揭晓于2008年5月)

虽然右臂截肢,薛枭依然微笑着面临一切 陈蒙川 摄

讲述者:薛枭

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高二学生 17岁

被困废墟80个小时,被救出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这一句话,让薛枭被喻为“逗乐了伤心的中国”的人。昨日,躺在川大华西医院骨科病床上,薛枭床头柜上和病床下,摆放着许多瓶可乐,这都是记挂着他的人们送来的。他可以恣意喝可乐了,不外,他以后只能用左手喝可乐了。挣脱死神的魔爪后,他的右臂不得不被截肢……

废墟下:

报名 一瓶水 歌声

另有手机游戏

5月12日14时08分,薛枭坐在4楼课堂里上课。化学课,化学先生唐三喜(音)刚刚部署了几道习题,课堂里很平静,班上45个同砚都在笃志做题。快下课了,薛枭只想着要赶快把先生留的习题做完。

突然课堂猛烈地晃动起来,讲台上的唐先生最先反映过来,他高声叫着:“地震了,各人不要慌。”但各人都很慌,薛枭和几个同砚赶快往桌子下钻,几秒钟的时间,整个课堂垮塌了。薛枭只感受脚下一空心里一空,人直往下掉,轰轰几声巨响之后,周围突然变得异常平静。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薛枭被埋在一片漆黑之中,耳边传来呜咽的哭声,哭声让他的心里很忙乱。“我是龙锐(音),另有谁在?”一个声音重新顶传来,“我是李春阳”“我是肖行(音)”……十几个声音陆续响起,熟悉的声音让薛枭镇静下来,“我是薛枭!”在吼出这句话后,薛枭最先顺应“新的情况”:右手被一块预制板紧压着,薛枭用左手去推那块预制板,想把右手解放出来,极重的预制板纹丝不动;而双腿也被两块水泥板挤压住,左腿稍微松动些,薛枭用力挣脱掉左脚的鞋,将左腿从水泥板的漏洞中抽了出来,这让他稍微感受恬静了些,他动了动右腿,除了疼痛之外,他的右腿无法转动。最大的慰藉和希望来自于头顶的一条漏洞,那里透出些微光,也让他能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在最初的忙乱事后,薛枭感受口渴,好像天主创世般神奇,不光有了光和空气,水随后就通报到了薛枭的手中。这瓶水不知是哪位同砚在废墟中刨出的一个塑料杯子,内里有兑好的糖水。有同砚说:“每小我私家都只喝一小口哈,另有许多同砚要喝……”当杯子传到薛枭的手上时,他只喝了一小口,杯子就空了。

头上的微光徐徐消逝,黑夜来临。为了让各人都保持着苏醒的头脑,埋在废墟里的同砚们最先唱歌,定下的规则是:一小我私家唱两句后,下一小我私家接着唱。轮到薛枭时,他遗忘了歌词,接不上去,乱哼了几声,漆黑的废墟里竟然响起断断续续的轻笑声。第一个晚上,薛枭没有睡觉,身边的同砚也让他没有一丝畏惧,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出去。

光线再次从漏洞中透进来,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希望。5月13日一早,外面的脚步声让同砚们精神为之一振,十余小我私家在数了“1、2、3”后,一起高声呼救:“这里有人,快来救我。”救援职员发现了他们,救援正式最先了。

就在外面救援职员重要实行救援时,废墟内里的同砚们用谈天相互勉励,说得最多的话题是出去后干什么。有人说“出去我要先喝水”,有人说我要去买喜欢的工具。这些闲聊让薛枭感受就像是下课时分,同砚们聚在一起的唠嗑,他悄悄地听着,没有到场,只要能出去,干什么都好。他喊了声被埋在自己上面的同砚龙锐,问龙锐的手机还在不在。他伸手让龙锐将手机递给他,在废墟里,薛枭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手机上有四格电,他在消耗了一格电量后,把手机还给了龙锐。

5月13日的白昼在期待中渡过,薛枭不知道有没有同砚被救出去,他感应困倦了。他对身边的马小凤说,“我就睡两分钟,你记得叫醒我。”马小凤差别意,她使劲喊着薛枭的名字,不让他睡,于是同砚们都最先相互喊着名字,薛枭允许着,强撑着没睡。然而,在这一次报名中,有两个同砚没有了回应,薛枭心里明确,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再“报名”了。薛枭有些惆怅,但他还没有心慌,他以为自己死不了,而就算死,另有那么多同砚陪在一起。

反倒是陆续有同砚被救出去后,新闻层层传到薛枭的耳朵里时,薛枭心里有些发慌了:“什么时间才气轮到我呢?”一直没有饥饿感的薛枭再次感应无可停止的口渴感,嘴唇干裂,他用舌头一遍遍舔着嘴唇,却似乎连唾液都没有了。

救援中:

向遗体致歉 可乐之约

5月14日,头顶上挖出一条更大一点的漏洞后,一根管子伸进了废墟内里,那是救援职员递进来的葡萄糖水,薛枭喝了许多,实在他更想喝矿泉水或者饮料,由于这糖水着实不合他的口胃。薛枭埋在最下面,又不敢动用机械,怕引起危房垮塌,救援事情一度希望缓慢。

14日晚上,薛枭没有支持住,太累了,他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他模模糊糊闻声同砚李春阳在高声叫唤他的名字,随后,又有一根棍子使劲捅到了他的身上,这下把薛枭捅醒了。李春阳说:“你把我吓死了,喊你半天都不语言,我以为你也不行了。”薛枭在漆黑中疲劳地笑了一下,只回了句:“我没事。”

5月15日白昼,又有同砚被救了出去,下战书6时过,救援通道买通后,他瞥见马小凤很轻松地被救援职员拉了出去,薛枭听到马小凤冲着他高声喊了句:“坚持到底。”废墟里,薛枭在激动中期待自己获救的一刻。

救援职员最先靠近薛枭,清算薛枭周边的杂物。由于有余震,救援职员不时退了出去,薛枭感受不到余震,只是在救援职员再次进来时,他有点心慌地问:“叔叔,你们不会不救我了吧?”

寻找“可乐男孩”:自己签字手术

虽然右臂截肢,薛枭依然微笑着面临一切 陈蒙川 摄

“不会的,我们一定救你出去。”

“那你们能不能搞快点把我弄出去?我要来不起了。”

救援历程中,这句话他翻来覆去问了好几遍。

于是救援职员反问他:“出来后你想干什么?”

“我想喝可乐,最好是冰的,太渴了。”

“好,你出来我给你买。”

“那你想要啥?我也给你买。”

“我给你买可乐,你出来后给我买根雪糕吧。”

“没问题。”可乐、雪糕,成了薛枭和救援叔叔之间的一个约定。

救援仍在举行。气温很高,埋在废墟里的薛枭以为很是闷热,他的短袖外面还穿了件外衣,由于不能转动,他无法脱掉外衣让自己凉爽一点。极端的闷热让他焦躁不安,而在左腿的晃动中,他感受到前方不远处有堆软绵绵的工具,很凉,挨着很惬意,似乎是死者的遗体。他思量了一下,将脚放在了遗体上,一阵冰凉的感受从脚底传来,他在漆黑中独自喃喃念叨:“对不起,对不起。”

当晚7时许,压在薛枭身上的预制板终于被移开,薛枭被拉出了废墟。抬上担架后,薛枭没有遗忘谁人约定,他说:“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一听这话,抬担架的消防职员乐了。薛枭不知道外面正有电视直播,而他的这句话通过镜头,传遍了被伤心笼罩的整其中国。

医院里:

截肢 自己的决议

16日他被转到了华西医院。由于右手臂伤情严重,同时熏染了气性坏疽,必须截肢。其时薛枭的家人还没有赶到医院,喜好打篮球的薛枭自己做了决议:赞成截肢,并用左手在手术书上按下了指模。现在,薛枭已无生命危险,他托记者转告所有体贴他的人,“很谢谢各人,我一定会好起来,我还要考大学”。本报记者 饶颖 柯娟

配景

德阳汉旺镇东汽中学在此次大地震中部门教学楼坍塌,共计造成240多名师生罹难。薛枭是从废墟中被救出来的最后几名学生之一。在东汽中学到场救援的包罗来自广东边防六、七支队,深圳边防支队,深圳武警医院和中国国家地震灾难救援队的救援职员。

对话

记者:被埋时和知道有同砚罹难时,你怕吗?

薛枭:不怕,由于许多同砚在,就算要死,也有许多人陪你一起死。

记者:为什么一救出来就要喝可乐?

薛枭:那是叔叔救我时为勉励我给我的一个愿望,而且我原来就渴。

记者:你知道救援你的叔叔是谁吗?

薛枭:不知道,但我很希望能和他们晤面,兑现可乐和雪糕的约定。

记者:网上盛传你不幸身亡,怎么看待这事?

薛枭:我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传言,他们实在也是体贴我,只是可能搞错了情形。我活下来了,没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事。

记者:现在截肢了,对未来有想法吗?

薛枭:我会试着用左手干许多事情,我数学很好,曾想过当科学家,不知道还行不行。我还特殊喜欢打篮球,只怕以后打不成了。

记者:能够面临地震带来的一切吗?

薛枭:还好吧,我以为这事并没有给我带来压力,也没留下什么阴影,我现在只想继续把书念完,以后醒目什么就干什么吧。

Arnj4Vm xWsbY0hG lBO2D3 HoxU63Q 1rVJzKP 7JWdNc9o bwgO10 Co24lSVB ft0LhsY AmtFSE

“这么快就被你看穿了,没错,这个术很强大,但是限制也不少,对那些距离突破我的瞳力范围的极限还有很大距离的人来说别天神甚至能操纵他们一辈子,直到他们完成我给他们下达的指令效果为止。

编辑:扁成

发布:2018-05-21 08:26:34

当前文章:http://80990.92wuqu.com/kayy5.html

糖豆广场舞鬼步舞12步 圣言贵忠恕 波赛达斯刷新点 王大虎打工 末世之别打宝宝主意 www.guhuilingr.cn